万国彩票 > 其他小说 > 权色声香 > 章节目录 第999章 下山途中
    下山的路上,夏商不敢丝毫停留,因为山顶的动静随处可见。

    山体的震动也越来越明显,这里的积雪又十分多,短短半个时辰的功夫,已经遭遇了不下十次的小规模雪崩。

    好在仙桃山不是真正意义的雪山,雪崩也只有表面囤积的积雪,不具备大雪崩的条件。

    尽管如此,这一路下来也是十分凶险,如果不是身边有春娇?;?,他早已经被雪崩给裹进了山里。

    雪崩只是一方面的危险,俗话上山容易,下山难,往回的路比来时要耳难走得多,加上不断地地震,每一步都要十分小心。

    “不知道其他人有没有来得及离开?”

    夏商有些担心。

    春娇望了望山上,看不到任何东西:“现在没工夫去操心其他人了,金顶之上似乎发生了很激烈的战斗,距离这么远,山体震动都如此明显,看来早早离开是明智的选择?!?br />
    夏商皱眉,知道事情没法完全掌握,也只能走一步算一步。

    就在这时,身边的春娇低喝一声:“小心!”

    然后一把将夏商推开了五六米。

    夏商还没反应过来,顺着山坡滚了下去,好不容易稳住身形,就看见一把熟悉的漆黑巨剑插在了自己滚落途中的雪地里。

    浮生!夏商眼睛一凛,就看见一道黑影从天而降,速度奇快,还带着一股强横的压力,几乎让夏商抬不起头。

    好在春娇在侧,一瞬间软剑脱手,在半空中划出一道美丽的弧线,不偏不倚地挡在了黑影之前。

    黑影不得已收手,在半空中一个急停,然后身形倒转,脚尖在半空软剑上轻轻一点,整个人如燕子一样直冲高空。

    同时双手虚空一抓,插在雪地上的漆黑巨??颊鸲?,片刻间离地而起,在空中飞速旋转着发出呼呼的风声,又朝着春娇飞去。

    被人偷袭,春娇心中火起,娇叱一声,宗师的强大真气透体而出。

    粉色的真气没有往日的柔和,而是一种至强至刚的霸道。

    山体的积雪似乎受到了召唤,猛然见爆发,如一道倒卷的瀑布由下网上卷在一起。

    所有的积雪汇聚一处,惊涛骇浪一般,一瞬间就将巨剑给淹没。

    巨大的雪浪成为了春娇脚下的阶梯,一路踏着雪浪如仙女一般飞身追入高空,在距离黑影只有十几米的丢方忽然化作一道粉色闪电,眨眼间就到了黑影面前。

    半空中两人激斗不停,宗师之间的战斗实在无法形容,近距离的观察下,感觉周围空气都在震动,每一次撞击都会有炽热的气浪泄露,刮在夏商脸上是一阵阵生疼。

    两人在空中也不知交手了多少回合,只看到两人从二三十米的空中一路下落,最后落在山坡雪地上。

    积雪已经被气浪吹得漫天乱飞,战局之中春娇逐渐掌握了主动。

    夏商看清了黑影的脸,果然就是浮生。

    浮生虽然天资过人,但毕竟还是太年轻了,应该是进入宗师境界不久,还少有与宗师交手的经验。

    而春娇虽然在宗师之列不算强者,但毕竟根基更好,也有更丰富的战斗经验,对付起浮生这样的雏鸟显得游刃有余。

    夏商皱眉,实在不想浮生跟自己成为敌人。

    夏商重情,只要他人帮过夏商一次,夏商就会在心里记一辈子。

    刚刚穿越来这个世界的时候,浮生救过他很多次,而且还为他负伤,在山寨时一路相随,一起经历了不少生死时刻。

    夏商实在不知道自己和浮生之间到底存在着什么样的矛盾,以至于两人再次见面时是这种剑拔弩张的态势。

    “浮生,你为什么要杀我?

    给我一个理由!”

    夏商问出了心中疑问。

    本想着以浮生孤僻的性格应该不屑于解释吧,不曾想浮生在和春娇交手之余回答道:“首座大人死于你手,你的腰牌是从首座大人身上抢来的,你根本就不是都察院首座!”

    夏商眉头一皱,心说浮生原来是知道了陆寻的死因。

    陆寻之死和陆寻最后的选择本就是一件非常不能理解的事情。

    陆寻被夏商所杀,却在最后传给了夏商首座腰牌。

    别说浮生不理解,就算夏商自己都没理解,直到现在夏商都不知道陆寻是如何打算的。

    如果不是这块腰牌,夏商估摸着自己现在的应该是江南第一富商了吧,或许还娶了十几个小老婆在家养着,每天为了调解老婆之间的矛盾而幸??炖值孛β底?。

    要不是陆寻,夏商哪儿来那么多麻烦事,哪儿会经历这么多危险。

    诚如浮生所言,但凡知道陆寻真正死因的人都不会觉得夏商的首座腰牌是以正常途径获得的。

    陆寻虽然武功不算高,但他却是个极具人格魅力的人。

    从这些年零零散散的一些了解,夏商就知道陆寻在分崩离析的都察院中间算是做得很好了,至少平衡这旧派和独派,没有让都察院内部矛盾激化,并且有着不少人信服他。

    可这些都是陈年旧事,一切都已经变了。

    现在夏商不得不扛起都察院的一切,一是身不由己,也是为求自保。

    浮生要为陆寻之死找夏商寻仇,夏商也不知如何解释,同时也多少明白了浮生要杀自己的原因。

    想着,也只能默默叹气,至少现在还想不出一个化解矛盾的方法。

    “怎么?

    无话可说了?

    都察院决不能落入你这样的骗子手中!终有一日我会杀了你!”

    “都察院可不是由你一个人说了算!”

    春娇娇叱一声,手上攻势更加凌厉。

    两人再次打入了半空。

    “大人,你先走,我随后就到!”

    听到春娇传来的声音,夏商也不想多纠结。

    一转身,正准备继续下山,另一边又传来一个声音:“首座大人,我们又见面了!”

    夏商不查,等反应过来时,一双手便卡在了夏商的脖子上。

    洛华锦冷笑着出现在了夏商身后:“首座大人,在金顶时您不是说一定不会放过奴家吗?

    现在奴家亲自送上门了,倒要看看究竟是谁不肯放过谁!”
华晨彩票 | 888彩票 | 888彩票 | 888彩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