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国彩票 > 都市小说 > 对冲 > 章节目录 第十六章:灵魂拷问
    “诗诗,听你宋阿姨讲,你今天下午和一个男生手牵手在逛高新电脑城?”

    对母亲的质问,程雨诗不知道该怎么接,不敢否认,又不敢承认,只轻轻“嗯”了声就低下头去不敢吭声。

    听到妻子这句问话,在沙发上看报纸的程父也竖起耳朵,视线虽还停留在报纸上,耳朵却紧紧关注另一边传来的动静。

    程母脸色剧变,声音直接提高了一个八度:“妈妈怎么和你说的?女孩子要自尊自爱,不能随随便便和男生牵手,特别大庭广众下,你一个高中生……”

    程雨诗头低得更低了,一句话也不敢说。

    程母还待再训,程父忽然插话:“诗诗,他是你班上同学?叫什么名字?”

    “不是……是丽丽的同学?!?br />
    “沈丽丽的同学?”

    程母还待出声,程父又问:“他也今年高考?考了什么学校?”

    “沪江经济系?!?br />
    听到沪江经济系几个字,程父明显松了口气:这成绩肯定是好学生了,多半不会乱来,还好还好。

    被连续打岔后,程母面部表情略微缓了缓,问:“他家里干什么的?”

    “好像原来是下岗职工,现在是开店的个体户……”程雨诗不自觉地补了句,“他说是个体户,我觉得生意不小,应该挺有钱,今天他都买了笔记本?!?br />
    “个体户?”程母忍不住皱了下眉头。

    宋莉和她说的比程雨诗交代的还多,不但告诉了常天浩这名字,还把什么学校毕业、考什么大学都讲了,当然家庭出身她没打听。说完这些,宋莉还意味深长补了句:“这小鬼有点圆滑,比我们家小飞可世故多了,回头你要和雨诗说说,小心点?!?br />
    这句话拿捏得很有分寸:表面在正常评价常天浩的表现,并无太多可诟病之处,实际隐含的意思是:你们家雨诗弄不好要吃亏啊。

    听到女儿谈恋爱,程母当时就蒙了,晚饭时分便想问,总算顾忌女儿吃饭时的心情琢磨半天才开口。现在听到个体户这个词,更笃定宋莉说的半点不错:这家庭的孩子当然狡猾狡猾的,哪是单纯的女儿能应付的了?

    本想继续追问,冷不防程父又问:“他长多高???”

    “1米8不到一点点……”

    “哦,那比沈飞高啊?!背谈感π?,“长得帅不帅???比沈飞好看还是难看?”

    “爸……”程雨诗害羞地叫了一声。

    程父意味深长道:“咦,不是你朋友么?这比较比较怎么了?你以前不也说哪个女同学好看?怎么女同学能说,男同学就不能说了?还是说你心里有其他想法?”

    程母盯着丈夫,不知他为什么会问这种话。

    “他……他……”程雨诗吞吞吐吐了半天,心一横道,“我……我觉得比沈飞……帅,比我们班男生都好看……”

    说完这句,自己脖子根都红透了。

    “我懂了。诗诗,你马上要念大学了,大学里会碰到更多男生,如何处理男女同学关系要自己把握好分寸啊……你还小,主要精力还是要放在念书上?!?br />
    “嗯?!?br />
    “好了,你回房间看书吧,早点洗澡,这儿没你的事了?!?br />
    有父亲这句话,如遇大赦的程雨诗马上跑入自己的闺房,火速关门,整个人背靠在门上,大气都不敢喘几口,心扑通扑通跳得厉害,下意识摸了下脸:只觉滚烫滚烫的,下午常天浩搂着她时都没这么烫。

    眼看女儿回房,程母眼一瞪:“老程,我问话你故意拆台是吧?”

    程父摆摆手,又指指夫妻俩人的房间,意思进去说,不要让女儿听到。

    两人关上门后,程母埋怨道:“你是真不知道还是装糊涂,个体户家庭有什么好的,沈飞……”

    程父摆摆手:“不要多说,你想法我清楚?!?br />
    程母隐隐约约知道沈飞喜欢女儿,作为母亲,她也愿意把女儿嫁过去,当然高中不能谈恋爱,这是铁律!

    在她看来,今天宋莉说这件事,与其说单纯关心,不如说隐隐约约表示不满和警告,不过都是领导干部家庭,又是熟人,大家说话彼此都有涵养,宋莉也只是点到为止,哪怕对常天浩也没过分评价。

    至于宋莉为什么要这么干,理由很充分:一方面是要替儿子挣个场面,别看她在儿子面前训他不如常天浩老练,到程母面前就变成常天浩比沈飞世故——内涵一样,味道完全两样;另一方面她还得吊着程家,万一儿子死脑筋转不过来呢?万一和乔家联姻不成呢?至少有个备用吧?又不用承诺什么。

    但程母觉得丈夫刚才表现很奇怪,还拿沈飞和常天浩对比,他什么意思?

    “老程,既然知道,那你还?”

    “今天刚刚得到一个消息,未经证实,基本上没跑了?!背谈付倭硕?,“沈鸿瑞要调到会稽市当常务-副市长?!?br />
    “这算平级调动?哦,入常了。也不对啊,他是正厅啊……会稽那里,入常的副市长通常只副厅啊?!?br />
    “级别不变!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只要老沈在那干一年半载,下次换届大概就能升市长……再干几年,要么原地升上去当书记,要么调其他市当一把手。级别都是正厅,但路子和场面完全不一样。不然他在钱塘再熬一届,下届就算能入常,顶多是个常委-副市长,当不了常务,更没机会当一把手?!?br />
    “那不是更好?”程母眼神更加热切,“沈飞在上海,诗诗到时候也在上海,两孩子……”

    程父摇摇头,眼睛直勾勾盯着天花板,沉默半天后挤出一句:“我不想攀附权贵、卖女求荣!”

    程母恼了:“你说什么混账话!两孩子正常交往的事怎么能叫卖女求荣?合着诗诗是你女儿,我是后妈对吧?”

    “如果正常交往,你就别干涉太多,孩子大了,有自己想法。听到诗诗说那句了没有?比我们班男生都好看!你想想看,这仅仅是在说好看?”

    “这……”程母愣了下不吭声了。

    这当然不能只从字面上理解为“好看”,好看这东西见仁见智,但程雨诗说“比我们班男生都好看”这句话背后不容小觑:她知道女儿害羞、单纯的性格,能在父母面前说这句话,说明双方交往情况已不简单了。

    如果还是高三,不用说,她直接就棒打鸳鸯散??纱笱Ф伎忌狭?,粗暴干涉这事就不合适了,难道读了大学还反对谈恋爱?如果反对女儿谈恋爱,那又该怎么让她和沈飞谈?这不是激起女儿的逆反心理么?

    更何况,同济在上海,沪江就不在上海了?

    逻辑严谨、思维严密的中院法官是不会犯这种低级错误的。

    可要把女儿嫁给下岗职工出身的个体户家庭,她心里非常不爽:我们家好歹也副处级干部,过几年老程说不定还能升一升变正处,有个实权厅级的亲家,各方面都相得益彰,嫁给个体户家庭的孩子算什么呢?虽然社会讲究自由恋爱,但门当户对不能不管吧?

    她反问道:“你说怎么办?你就看好这个……小常?你连面都没见过,沈飞至少知根知底?!?br />
    “既不鼓励、也不反对、顺其自然?!背谈感π?,“莫非你还想包办婚姻?自古清官难断家务事,中院法官大人碰到女儿的事就昏头了?”

    “你!”

    “行啦,让孩子自己谈吧,等她主动和你说,你再把把关。不一定是沈飞,也不见得就是小常,大学有4年呢,一入大学天地宽啊……你想让诗诗和沈飞在一起就能在一起?等老沈任命一发表,盯着他家的人会很多,聪明人多啊……

    让孩子自己处理吧,毕竟还小。能读沪江经济系的孩子,智商、成绩各方面应该都不错,人长得如何诗诗刚才也说了,你要相信闺女的眼光。再说,最后不还要让你把关嘛?!?br />
    “不能这么简单,我得提醒她:处朋友要有分寸,不能乱来,女孩子家清白最要紧!”

    “语气好点,今天你吓到孩子了。我就一个女儿,犯不着拿她的幸福去交易什么?!?br />
    “听你这口气,好像在指责我拿女儿做交易?我也是为了她一辈子幸福?!?br />
    “后半句可以,前半句欠妥……”省计委体改处副处长笑笑,“没有证据的情况下,法官要讲究无罪推定啊?!?br />
    程母被将了一军,怏怏不快地去洗碗了……
华晨彩票 | 888彩票 | 888彩票 | 888彩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