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国彩票 > 女生小说 > 妙笔田园小福后 > 章节目录 【046】仰不愧天宁阿爹
    “你们听谁说的?”宁云兮神色莫名的问道,这种传闻村子里应该是没有的,不然那些村民们也不会不说,虽然红石村民风淳朴,但爱说八卦的人可是不少,尤其是他们家最近变化太大,可是惹了不少人羡慕嫉妒恨呢。

    “啊,这个……”最先开口提起这件事的小丫头有些犹豫,她的名字叫做郭婷儿,是郭二柱的妹妹,一个只有十岁的小姑娘,虽然嘴碎了点,但却不是坏孩子,她这么问,也只是好奇罢了。

    而另一个小丫头听到这个问题,眼神闪了闪,却是毫不犹豫的便说了出来:“是宁秀儿啊,她是你的堂姐,对你的情况应该是了解的吧,其实这种事也没什么的,不就是给富家老爷做妾嘛,有吃有喝的,挺好的,你也不用藏着不敢说,我们是不会笑话你的?!?br />
    这位略有些尖酸的小丫头名字叫做王芙蓉,是王翠花的侄女,也就是她弟弟家的女儿,今年十五岁,相貌虽然一般,嘴皮子却十分毒辣,是村子里最不好惹的丫头之一,而她口中的宁秀儿是宁老大和王翠花的女儿,今年也只有十五岁,不过比王芙蓉小上两个月,两人是表姐妹,平日里的关系看着也还不错,没想到竟然毫不犹豫的就将人给出卖了。

    “我也是听秀儿说的呢?!惫枚飧鍪焙蛞残∩盗艘痪?。

    宁云兮听到这里,大概便也明白是怎么回事了,说起这个宁秀儿,她就不由得想到了以往在宁家那座主宅里所过的压抑日子,而在那的时候,最讨厌宁云兮的大概便是宁秀儿了。

    如果说宁老大和宁老三那两房人不喜欢宁老二一家是因为不屑和瞧不起,那么宁秀儿讨厌宁云兮,却偏偏是因为羡慕和嫉妒,以及因两者而产生的愤恨与怨毒,因为明明都是女孩子,宁云兮受尽家人宠爱,她却被自家爹娘嫌弃,实在是让她觉得心里不平衡,久而久之,便有些心理变态了。

    常言道,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在宁秀儿看来,宁云兮就该是最凄惨的那个小可怜,是应该最不受宠的存在,但宁云兮的阿爹和阿娘,以及那么多的兄长,却偏偏都在护着她,哪怕全家人都挨饿受冻,天天干活,被大房和三房欺负,也没让宁云兮受过半点苦!

    宁秀儿嫉妒,宁秀儿不服,所以宁秀儿就想法设法的想要欺负宁云兮,这是宁云兮根本就没给她机会,最多也就只能在背后说些宁云兮的坏话。

    “我倒是不知道她的消息这么灵通,呵呵?!毕肓苏饷炊?,宁云兮也没生气的意思了,一个心胸狭窄特别善妒的小丫头而已,根本就不值得自己和她计较。

    “啊,这么说这件事是真的喽?”王芙蓉眼睛一亮,用着一种特别开心的语气问道,就好似宁云兮如果真的给人做了妾,她能占到什么便宜一样,让宁云兮觉得十分好笑。

    “假的?!彼刹痪醯谜飧鍪兰溆心母鋈酥档萌盟鲦?!

    在这一瞬间,有一股淡然傲气从宁云兮的身上流出,那是她的骄傲,也是她的骨气,更是她的自信!

    “???假的?这,这怎么可能呢,不是做妾,你们家的房子是怎么盖起来的,还真是你出去赚的钱?切,我才不信呢?!蓖踯饺氐挠锲渎瞬恍己统胺?,摆明着不愿意相信宁云兮的话。

    宁云兮此时已经有些厌恶和王芙蓉这样的小女孩说话,心胸狭窄,贪慕虚荣,尖酸刻薄,小小年纪就已经有了如此让人讨厌的嘴脸,也不知道往后的大半辈子会怎么过。

    “我有点事,失陪一下,你们请自便吧?!蹦瀑馑低昃妥吡?,身后喊声传来,她却连头都没回,话不投机半句多,何必浪费时间呢。

    宁云兮离开了两个小丫头,便打算找个安静的地方吃饭,但就在这个时候,门外突然传来了一阵吵闹的声音,声音之大,就连在屋子里的她都听得十分清楚。

    “老二!就算是分家了,阿爹阿娘仍旧是你的阿爹阿娘,就算是不上门拜见,搬家宴总是要请的吧,你请了全村的人,就落下了阿爹阿娘,说不出也太不像话了吧!”宁老大的嗓门本来就不小,现在又故意扯着嗓子喊,在场的人自然全都听到了。

    宁阿爹神色冷肃,也没理会宁老大,而是看向被几个小辈搀扶着的宁老爷子和宁老太太,沉声说道:“断亲便意味着恩断义绝,仰不愧天,俯不怍地,我不怕任何人说闲话!”

    他小的时候,是受了父母的养育之恩,但他五六岁就开始为家里干活,七八岁就跟着父母下地,十多岁就开始外出打工,期间所赚取的每一个铜板,都毫不藏私的上缴到了家里,直至他娶了媳妇,生了孩子,干活的从他一个人,变成他们一家人,干的最多,吃的最少,用的最差,数十年间,自己的小家都没攒过什么银钱,全都拿去给大哥和三弟花用了,而就算如此,他和他的妻儿也没多受待见,直至离开那个充满了痛苦回忆的家,他才知道了什么叫做活着的幸福。

    其实如果只是干活的话,他是不在意的,不就是多干点活嘛,他身体好,完全可以多干点,但除了干活以外,家人的欺辱和压迫,蔑视和不屑,才是他痛苦的根源,尤其是受到这种对待的不仅仅是他自己,还有他的妻儿,他心里的那种痛苦,实在无法言语,为了做一个好儿子,好兄弟,他让自己的妻儿受尽了委屈,他不是一个好丈夫,更不是一个好父亲!

    “老二!你是真的不认我这个父亲了?”宁老爷子的脸色铁黑铁黑的,看着宁阿爹的眼神,就像是在看着仇人一般。

    “当日我们用了五两银子,换来您亲手所写的断亲书,其中种种,历历在目,不敢或忘!”宁阿爹一字一句铿锵有力的说道,那是他这辈子最难以忘记的记忆,也是他和妻儿新生的开始,哪怕他背上不孝的骂名,也绝对不会让妻儿再回到那痛苦的生活之中!

    ……
华晨彩票 | 888彩票 | 888彩票 | 888彩票 |